1 2 3 4 5
新闻中心+更多
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: 首页>>新闻中心

1977年 一个从此改变人生的年份

发布者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7-06-04

 

1977年
一个从此改变人生的年份

63岁的张德明,最近正在筹办自己的个人画展“一千零一夜+”。

  如果没有那年高考,张德明大概很难想象自己会成为一名大学教授,会办这样一场画展。1977年,学历仅为小学毕业的张德明,通过高考,被绍兴师专(现为绍兴文理学院)录取。

  10年“流浪” 

  张德明出生在绍兴。1966年,刚念完小学的张德明,因为家庭出身原因,失学了。 

  张德明说,从此,他开始了10年“流浪”生涯。

  亲戚朋友介绍的各种短工,他都干。比如到杭州萧山敲石子,把山上炸下来的大石头打成一颗颗小石块,用来铺公路。填满1立方米,能赚到5角钱。“这工作实在太辛苦了。”张德明说。

  张德明从小喜欢画画,所以后来外公给他介绍了一份工艺美术品工厂的工作,在抛光的鸭蛋壳上画画。他拜了师傅,赚了一些小钱。

  “但还是流浪,因为这些工作都不稳定。”张德明说,那时,妈妈很担心他们兄弟3人前途堪忧。

  直到张德明在绍兴农水局,独立完成了一本设计资料的刻写、印刷和装订。之后,被推荐到上虞农水局,当了兴建的上浦闸工程的描图员,总算有了一份较为稳定的工作。在此期间,除了描图,他还担任着宣传员的工作,跑农村、跑工地,宣传引水工程。

  参加高考 

  1977年,中国教育部在北京召开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,决定恢复已经停止了10年的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,以统一考试、择优录取的方式选拔人才上大学。 

  消息传到上虞,张德明当即决定参加高考。

  根据当时的规定,张德明首先需要参加公社组织的县级的初试,通过筛选后,才有资格参加县里组织省级正式的考试。

  初试主要是两门课:语文和数学。

  “数学我不会,全是我哥哥教的,他是高中毕业。”张德明说,虽然经过哥哥的辅导 ,但毕竟底子薄,数学考得并不好。

  张德明能通过考试,他说自己靠的还是作文,“我喜欢看书,每个月我都要去鲁迅图书馆借书。”

  张德明还记得参加县里的考试,作文题目是《路》,他写下了自己走过的路,“流浪”10年的经历。

  张德明起初报考的是杭州大学(后并入浙江大学),也许是数学拖了后腿,他没能考上。之后,国家扩大招生,张德明又填报了绍兴师专,最终成为绍兴师专中文专业的一名学生。

  张德明记得,当时考上大学的榜单,在县城的大街上张贴,他和哥哥的名字都在榜单上。那时家里能有一个孩子考上大学已经很不容易里,更何况是两个。第二年,张德明的弟弟也考上了大学。

  坚持追梦 

  张德明说,考上大学,算是实现了自己的一个梦想。但还是有些遗憾。当时也跟现在一样,艺术类是提前考试的。张德明因为从小喜欢画画,所以他第一个想到的是报考浙江美院(现中国美院)。他给美院寄去了自己的几幅作品,包括素描、油画、速写等。 

  然而,他的作品被美院退了回来,同时,还有一封解释的信件。信里大致要表达的意思就是,并不是张德明不够好,而是录取人数实在太少。当时,美院在整个绍兴地区只招1人,全国也不过十几人。

  这才有了后来张德明报考绍兴师专的事。

  3年学业完成,张德明留校,成为一名中文专业的老师。直到1985年,张德明自己砸了铁饭碗,决定辞职考研。

  此后,他顺利考入杭州大学中文系世界文学专业,师从著名翻译家飞白。毕业后留校,一直从事学术研究,成为浙江大学人文学院的一名教授。

  但是,张德明还有梦想仍未完成。

  去年5月,因为痛风,张德明被“关”在家中。儿媳妇从北京给他寄了一套水彩颜料。从那时起,张德明养成了每天作画的习惯,而且越画兴趣越大。

  “到现在正好1年,因为每天都要画三四个小时,算下来是1000多个小时,所以我给画展取了这个名字。”张德明说,而最后的“+”,要表达的就是他还会继续画下去。

  这场画展将于6月18日至7月3日,在浙江大学西溪美术馆举办。

  恢复高考政策 

  1977年10月21日,中国各大媒体公布了恢复高考的消息。这一年冬天,中国570万考生走进了曾被关闭了十余年的高考考场。当年全国大专院校录取新生27.3万人;1978年,610万人报考,录取40.2万人。1977级学生1978年春天入学,1978级学生秋天入学,两次招生仅相隔半年。 

  》》》相关链接 

  汪永斌 浙江万里学院教授 

  我记得放榜是在1978年的年初,那年我父亲作为公社干部去兰溪开会,大会上宣布了上榜考生的名单,我就在其中。父亲后来跟我说“一个公社差不多就考进一人,别提有多自豪”。

  范盈盈 李惠利东部医院妇科主任    主任医师

  12月份的一天,我在队里干活,有人通知我,被浙江医科大学录取了,可以到杭州去读大学了。当医生,我没想过啊。但是我不抵触,可以上大学了,前面有未知的人生道路等着我,我心里自然是非常兴奋和激动。

  马勇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研究员

  大家吃完晚饭就冲进教室,里面轰轰烈烈几百号人,拥挤不堪。但大家一点声音都没有,听老师讲、做习题。回想起来,非常激动人心。现在有很多关于高考的影视剧,应该把这种情景拍出来,唤醒一种精神,激励后来的学生们。

  莫砺锋 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、博导

  高考的第一天清晨,我赶往考场,发现满街都是赶考的人,有些考生年龄很小。我不好意思与那些小弟弟、小妹妹同赴考场,为了掩盖自己的考生身份,把握着墨水瓶的右手插进棉衣口袋。结果藏在口袋里的准考证被墨水染蓝了一半,证上的照片刚巧染成了‘青面兽’,惹得监考人员反复盘问。


 

地址:绍兴市环城西路508号 | 邮编:312000 | 电话:0575-88342878 版权所有:绍兴文理学院校友总会
您是本网站的第 位访问者